【餐桌下宝贝我们在这里做一次 宝宝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夏侯琢俯身行礼,李叱白了他一眼:“又没外人在,别搞这些虚的,你是不是要来骂朕的?”


夏侯琢道:“臣怎么敢骂陛下,臣觉得陛下英明神武......”


李叱:“呸,你刚才瞪朕一眼的时候,那瞬息而过的眼神里边,骂朕的话能有一百多个字了,可你夸朕的时候,憋了半天就憋出来个英明神武。”


夏侯琢道:“陛下有所不知,骂人的时候语速快是正常的,夸人的时候......”


李叱:“还说不是来骂朕的?”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夏侯琢道:“陛下去庆园这事根本没必要,臣现在带人去把西域所有人都抓了,然后捡着陛下要留的人不杀,其他的人全都咔嚓了,绝对没有一个冤枉的,杀了之后就给西域诸国下战书,他们自己难道不心知肚明?”


李叱:“一点儿都不精巧。”


夏侯琢道:“这就不是个需要什么精巧设计的事,他们有刺杀之心这就够了。”


李叱道:“朕平日里全都是忙着处理国事,所以有些无趣。”


夏侯琢道:“臣陪陛下玩藏猫猫?庆园就别去了吧。”


高希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哈哈大笑,把小坨坨儿都给笑懵了。


李叱笑道:“你是怕什么?朕的武艺你又不是不了解,大内侍卫们的本事你也都知道......”


夏侯琢俯身:“陛下曾经说过,陛下之所以战无不胜,是因为从不会轻视自己的对手,不管这对手是强大还是弱小,只要是对手,便当全力以赴的应对。”


李叱:“是朕说的。”


夏侯琢抬起头看向李叱:“可陛下现在轻视了西域人。”


李叱忽然间醒悟过来什么,看向高希宁:“他是你请来的?话是你泄密的?”


高希宁:“陛下也知道,女人们聊天的时候,个个都是八婆,传闲话这种事,怎么能算泄密呢?”


“况且陛下你也不能只说我一个,我和玉立传了几句闲话,玉立和她亲哥哥传了几句闲话。”


夏侯琢道:“臣不是女人,但臣也觉得,传闲话不算泄密。”


李叱叹了口气。


他指了指后边:“去园子里走走?”


夏侯琢:“去哪儿走走都行,但陛下是万万不能说服臣的。”


李叱道:“朕试试看。”


高希宁把坨坨儿抱起来:“走,咱们也跟着。”


李叱:“你跟着做什么?”


高希宁:“我不听闲话,我拿什么传闲话?”


李叱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在理。”


未央宫的一处园子里,李叱一边走一边说道:“西域诸国的形势,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大宁要制定对西域人的策略,也不是只打一仗这么简单。”


夏侯琢道:“臣知道,但不管简单还是不简单,陛下都没必要去冒险。”


李叱道:“朕不是轻视西域人,而是朕肯定会做好万全的防范。”


夏侯琢道:“陛下还说过,进攻的事有万全准备一说,但防范的事,从无万全准备一说。”


李叱:“你拿朕说过的话来堵朕,你该知道,堵到朕无话可说的时候,朕是可以不要脸的。”


夏侯琢道:“陛下可以不要脸,但陛下不能不要命。”


李叱怔住。


他看向夏侯琢,夏侯琢也在看他。


夏侯琢道:“陛下,臣之前说过,臣其实干不来禁军大将军这个差事,因为臣只要干这件事,臣的心不可能松懈的下来,臣眼中所见到的,处处都是危险。”


李叱点了点头:“朕知道。”


夏侯琢道:“一群西域人而已,不过是要为西征找个理由,这个理由可以是刺杀大宁的皇帝陛下,也可以是刺杀大宁的禁军大将军。”


李叱摇头:“不可以。”


夏侯琢道:“臣可以做个假的出来。”


李叱眼睛眯起来。


夏侯琢道:“西域人知道要刺杀陛下,必须先杀夏侯琢,所以就先刺杀夏侯琢,这事也合理。”


李叱叹了口气:“这样吧......明日去庆园的时候,你跟朕一起去,到时候是刺杀大宁的皇帝,还是刺杀大宁的大将军,咱俩都在,让他们挑一个?”


夏侯琢:“陛下果然开始不要脸了......”


李叱笑道:“朕说过的,讲理不行的时候,朕就只能用不要脸了。”


高希宁道:“我也去。”


李叱和夏侯琢同时回头:“不能去!”


陛下终究是陛下,所以夏侯琢说的再多也没什么用,李叱想做的事总是要去做的。


所以夏侯琢也必须跟着,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他现在是禁军大将军,他眼里看到的处处都是危险。


官驿。


满来亚曼正在读书的时候,仆从进来,递给他密谍送过来的第二份情报。


满来亚曼看完后点了点头,随手把这密信烧了。


不久之后,甘洛被满来亚曼派人请过来,已经他就问:“又有什么新的消息?”


满来亚曼递给甘洛一杯茶:“刚才我安排在迦楼国那边的人再次送来密信,说已确定,明日宁帝必会到庆园,而且宁帝似乎也有所察觉,要带禁军大将军夏侯琢一同去。”


甘洛听到这些话,脸色明显变了变。


如果宁帝真的有所察觉,那么在这长安城里,别说他们这些人是什么精选出来的武功高手,就算是精选出来的神仙,也不可能挡得住大宁长安城内的八万虎贲。


他拥有堪比剑门大剑师的实力不假,但他又不是傻子。


面对着八万虎贲禁军,他这个大剑师就如同在巨人面前的蝼蚁一样,没有任何挣扎和反抗的余地。


甘洛看向满来亚曼:“送来的密信呢?我想看看。”


满来亚曼指了指地上的灰烬。


甘洛叹了口气后说道:“如果宁帝真的已经有所准备,那么在庆园里准备动手的人,一个都不可能活下来。”


满来亚曼:“这是好事。”


甘洛道:“对于你们小月狮国的人来说当然是好事,毕竟这样一来,迦楼国就会成为宁国西征的第一个目标。”


“可对于黑武帝国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黑武帝国要做的是想尽办法除掉宁帝。”


甘洛看向满来亚曼道:“你也应该清楚,帝国答应了给小月狮国以庇护,是在刺杀宁帝的基础上,如果杀不了宁帝,帝国也没有必要保护你们。”


满来亚曼眼神里闪过一抹不悦,但并没有说些什么。


他起身,在屋子里一边踱步一边思考。


片刻后,他看向甘洛说道:“事情其实如我推断一样,昨日我和你也说过,在庆园之中,其实并无机会。”


甘洛道:“宁帝若带大批禁军随行,在半路上也一样没有机会。”


满来亚曼道:“可我刚才想着,我们觉得在庆园里没机会,如宁帝那般自信的人,当然也觉得庆园里的事,他尽在掌握。”


甘洛微微皱眉:“国师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满来亚曼道:“宁帝会提防着迦楼国的使团中藏有刺客,但他不会想到,我们连迦楼国的所有人一起杀。”


甘洛一怔,片刻后想到了什么:“下毒?”


他摇头道:“据我所知,宁帝本身就有颇为高超的医术,在他身边,还有医术武功都极为高强的人贴身保护,下毒这种事,对付一般人没问题,但对付一位皇帝,简直是儿戏。”


满来亚曼道:“我的人告诉我说,这次迦楼国的使团带着不少迦楼国特产的美酒。”


甘洛问:“皇帝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喝你们西域人带来的酒?”


满来亚曼道:“我可安排人做死士,献给大宁皇帝的酒,他先喝第一碗。”


甘洛还是摇头:“这种事,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


满来亚曼道:“现在已经没有别的什么法子了,强行动手的话,还不如冒险试试这下毒的法子。”


正说着话,外边忽然有人快步走来,听到脚步声,两个人同时都闭了嘴。


小月狮国的武官敖楼快步从外边跑进来,看他脸色就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国师大人,不好


娇妻穿超短裙丁字裤被领导


了。”


敖楼跑进来后,气喘吁吁的说道:“刚才未央宫里有人来传宁帝旨意,让咱们明日一早进庆园。”


满来亚曼脸色一变,他看向甘洛,甘洛的脸色也变了。


“是只来我们这里传旨了,还是其他诸国的使团,都要在明日一早去庆园?”


“是所有人。”


敖楼回答道:“刚才来传旨的那宁国官员说,宁帝明日要在庆园设宴款待诸国使臣以及所有随行人员,不只是各国的官员要到场,随行而来的商人也要到场。”


这一下,满来亚曼和甘洛两个人,心里都狠狠的紧了一下。


看起来大宁皇帝这可不像是要设宴款待西域诸国使团,更像是要把人集中起来一网打尽......


“没办法。”


满来亚曼看向甘洛说道:“现在若不去,宁人会直接对我们发难,既然都到场,那我们在乱中反而还有机会可寻。”


甘洛深吸一口气后说道:“谁不去谁心里有鬼,去是要去的。”


他沉思片刻后说道:“国师大人尽快安排你的人,我现在回去召集我的人,半路伏击的计划取消吧,所有人都做好准备,哪怕拼着全军覆没,也要在庆园找机会对宁帝下手。”


满来亚曼眼神闪烁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满意。


可他还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先回去把人召集起来吧。”


说实话,他这般老谋深算的人,也没有想到宁帝忽然间就用了这样一招。


原本只有迦楼国的人住在庆园,所以嫁祸给迦楼国的人倒是不难。


现在数十国的使团同时去庆园,宁帝出了事的话,谁能脱了干系?


宁帝啊......你还真的打算以一国,战西域数十国?所以一下子给数十国全都按上一个刺杀你的罪名?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李叱这话把归元术等人都逗笑了......几个坏人互相看了一眼,笑意盎然。


因为迦楼国的皇帝勒野库辛如果真的是这样算计,那么对于大宁来说没有任何坏处。


一边是西域诸国想要削弱迦楼国,一边是迦楼国想要除掉他们本国的英雄。


你就看看,是不是不谋而合。


而只要他们计划成功了的话,对于迦楼国来说会损失一位英雄,但对于迦楼国过往勒野库辛来说,铲除了一个隐患,哪怕这个隐患是他的亲弟弟。


对于西域诸国来说,只要沐言沐笛一死,他们非但算是大仇得报,还觉得以后能高枕无忧。


大宁损失了什么?


如果非要说大宁会损失什么的话,那大概也只是李叱去庆园的时候,会假装被刺客吓一大跳。


西域人的这个计划,还会给李叱一个出兵的理由,而大宁现在欠缺的恰好就是这样一个理由。


徐绩俯身对李叱说道:“陛下,臣以为,那些西域人虽不足惧,可是这背后一定有黑武人的影子,所以陛下还是不要去庆园的好,西域人没什么可担心的,但黑武人不得不防。”


归元术也俯身道:“徐大人说的,也臣想对陛下说的。”


李叱笑道:“你们又不是不了解朕......这么好玩的事,若因为朕不去庆园而全都发生不了,朕都觉得有些遗憾。”


李叱在东暖阁里一边走动一边说道:“西域人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计策,朕若不去,他们这计划就不成......”


他回头看向徐绩等人说道:“说起来,让西域人想出来什么妙计可不是容易事,这几分面子,朕还是要给的。”


归元术道:“陛下若非去庆园不可,应提前调动护卫,做好万全准备。”


李叱道:“朕若做好万全准备,西域人连个机会都找不到,那也不好。”


徐绩俯身道:“可陛下安全为重,对西域这一战,有个正经理由自然最好,没有这个正经理由,大宁又不是不能打......”


这话说的,把李叱给逗笑了。


然而这话是实话,以现在大宁的国力,以现在大宁的雄兵,真想打西域的话还需要什么理由?


可是有个理由终究比没理由好一些,咱大宁可是天下最讲道理的国家了。


你若不招惹我,我直接过去欺负你,显得咱们太霸道了些。


哪怕你只是过来拔了我家里几棵草,这都算是有理由。


当然若真的是西域人不配合,没有人过来拔这几棵草,那大宁可以自己拔了扔过去......


李叱一边溜达一边笑着说道:“迦楼国如果有一个能征善战的亲王,而且还和迦楼国的国王一条心,对于大宁来说这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威胁。”


徐绩对这一点都是极为赞同。


虽然说西域人绝对不可能如黑武人那样对大宁构成威胁,可若迦楼国真的能一统西域,那对大宁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要想让西域那边始终构不成威胁,那西域一直都是一盘散沙才是最好的局面。


“庆园朕还是要去的。”


李叱笑道:“该配合西域人的地方还是得配合,不然把他们的念头都打消了,这仗咱们打的亏理......不过朕却不打算配合的那么舒服,让他们心满意足。”


李叱说到这看向归元术道:“除了迦楼国外,西域其他诸国的人,可曾找过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