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桃多肉伺狼喂虎】 皇太极和海兰珠肉相思比梦长

这是唯一一个不属于自己人的召唤者。


他的疯言疯语,引起陈一名的注意。


在没搞清楚呼尔哈身上秘密之前,陈一名并没打算对他出手。


呼尔哈皱眉道:“我没有,任狂是圣王弟子,怎么会骗我。”


他这话,等于是直接承认了。


“你,你真的被任狂忽悠了?”


陈一名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混蛋!”


几人刷一声将呼尔哈围住,脸色不善。


“该死,我们竟然被一个傻子耍了。”


“我早看这混蛋不对劲了。”


“呼尔哈,你竟敢背叛血河将军,好大的胆子。”


这些五星强者,都是从神魔战场被召唤而来。


也不知道血河将军用了什么方法,召唤而来的基本上都是自己的人。


这些人感激血河将军,自然很团结。


陈一名摆摆手:“住手,别吓着他。”


“其实,呼尔哈也是被任狂利用了。”


“任狂此子,极为狡猾,大家千万要小心。”


陈一名看着远方的村庄,眼中露出浓浓杀机。


“今晚,我要拿下任狂,将他的灵魂拘役。”


其中一人道:“大人,我想换一具躯体,我看这任狂就不错,还请大人允许。”


陈一名哈哈笑道:“无垠,你小子倒是滑头,知道任狂的躯体不要平凡。”


无垠讪笑道:“还是大人厉害,一眼就看出属下的的心思了。”


无垠是上次最后一个接引者,所以获得了一具很弱的身体。


现在还没彻底融合。


而呼尔哈,竟然是第一个被召唤过来的人。


所以获得了陈荣耀的身体。


这具身体,也是所有傀儡中最强的。


任狂的躯体,肯定很强,这是毋庸置疑的。


陈一名有些犹豫。


他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培养出陈汉林这样完美的傀儡。


现在几乎快要达到完美契合的状态。


但任狂的躯体,对他同样有巨大的吸引力。


甚至,比陈汉林更完美,更强大。


可是,现在放弃陈汉林的身体,又有些不划算。


突然,一道身影从后方飞射而来。


“血河大人,你们怎么在这里?”


陈一同脸色煞白的追上来。


他实在无语到极点。


他明明是跟着众人走的方向追踪过去,哪知道陈一名带着人像是捉迷藏一样到处绕。


陈一同耗费了好大的劲,最后无计可施,他才打算冒险回来一看。


果然让他遇到了陈一名。


“血河大人,呼尔哈是内奸,赶紧抓住他。”


陈一同见呼尔哈竟然还敢冲自己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呼尔哈引走陈一名,他岂会惨败?


呼尔哈笑道:“魂尊者,你怎么这么生气?”


陈一同怒道:“呼尔哈,少装疯卖傻,你勾结任狂,


宝贝你真紧奶真大真浪


出卖血河大人,罪该万死。”

一想到自己的那些宝物被毁,魂尊者气得想马上将呼尔哈生吞活剥。


呼尔哈并不生气,只是看着他,笑得格外渗人。


陈一名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事已至此,就别计较了。”


“魂尊者,你来说说具体情况。”


陈一同狠狠瞪了呼尔哈一眼,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原本满脸不屑的众人,都是露出吃惊之色。


他们以为任狂真的带着十几名强者突袭,才占领了村庄。


却没想到真实的情况这么荒谬。


一个五星,几个四星?


怒斩三名五星七段超级强者,诛灭重生组织三百多四星强者?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要不是陈一名对魂尊者很了解,知道他不可能骗自己,几乎以为这是魂尊者在编故事。


陈一名叹息了一声,道:“魂尊者,你被骗了。”


“如果你不走,拼死一搏,说不定现在任狂已经成为你的阶下囚。”


魂尊者皱眉道:“大人,您以为我在说谎么?”


陈一名道:“不,我并没有怀疑你话里的真实性,但你确实被任狂吓到了。”


“他其实在唱空城计。”


陈一同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他也是聪明人,回想当初的情形,顿时明白自己被骗。


任狂在虚张声势,而自己,却是被那一刀吓得失去了平时的冷静。


耻辱,这绝对是生平最大的耻辱!


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这将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柄,持续很久。


无垠笑得格外开心:“魂尊者,你可是血河军中最强大的魂修啊!竟然被骗?”


“呵呵,还是被一个四星地球人骗,这足以成为血河军中最令人捧腹的笑料了。”


魂尊者怒道:“无垠,你闭嘴。”


“等你遇到任狂,你就知道了。”


无垠笑道:“我当然会知道,因为,任狂的身体,将是我的。”


“从今往后,你不得不每天面对你的噩梦了。”


魂尊者差点没一巴掌将这个混蛋拍飞。


如果今后每天都要面对任狂这张脸,他真的会疯掉的。


陈一名冷哼道:“无垠,我还没答应你呢。”


“还有更多牺牲的兄弟需要复活,我们不能太自私。”


无垠微微皱眉:“我会为兄弟们寻找到更强大的躯体的。”


陈一名看向村庄,眼中露出一丝冷森。


“任狂还没突破五星,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这么狂暴的力量,我猜他出手一次,肯定会遭受巨大反噬。”


“我们不能等他恢复,现在开始,进攻。”


对于玄武大阵的奥秘,陈一名已经掌握得很清楚。


这种大阵虽然强悍,但根本挡不住这么多强者。


所有人闻言都是露出狰狞的杀意。


“除了任狂,还有个五星强者,抓住他们,后来的兄弟就有福了。”无垠战意燃烧。


陈一同冷声说道:“大人,要不是呼尔哈背叛,我们根本就不会丢失陈家村,我认为,应该斩了他祭旗。”


他对呼尔哈,耿耿于怀。


陈一名冷冷道:“呼尔哈是受到了任狂的欺骗和蛊惑,并非有意背叛。”


“不过,还是先封印起来,等拿下陈家村后,再做处理。”


呼尔哈大惊,转身就想逃。


但陈一名伸手随意一抓,无形的禁锢之力,便将他退路封死。


呼尔哈骇然。


就算他身体受过伤,状态不稳,可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但在陈一名面前,他感觉到一阵无力。


甚至连反抗的欲望都没升起。


太强大了!


似乎他就是天地。


他所在的地方,便是他的域场。


所有人,都要受到他的管控。


这是准六星大圆满!


他打破了死亡时钟!


这个消息,简直令人震惊。


陈一名微笑道:“呼尔哈,现在你明白了么?”


呼尔哈震惊的道:“明白了,夺舍,不受天地规则的影响。”


这是钻了天地规则的空子。


陈一名微笑道:“我们在神魔战场拼杀,不就是为了猎杀异界强者,炼化死亡时钟么?”


“可是这里,除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异界武者。”


“我们,不再是单纯的为了生存而战。”


“我们,才是真正的盟友。”


陈一名挥手:“出发,该给任狂一点厉害瞧瞧了。”


加上他和呼尔哈,一共15名强者。


每个人的实力,都在三段以上。


这股势力,足以称霸一国。


此刻,却是汇集在一起,要去攻打一座小村庄。


“任狂,出来受死。”


陈一名不再掩饰,飞身而出,宛如流星划过虚空,悬停在东边村口。


村子里像是炸锅了一般,瞬间冲出无数道身影。


众人看着外面的陈一名,纷纷露出愤怒的目光。


“是异界恶魔,快去找天神大人。”


“天啊,他们有十五名五星强者。”


“不用慌,我们有天神大人保佑,一定会化险为夷。”


……


面对众多强者,村民们感觉到一阵窒息。


五星强者的威压,倒是没法通过防护大阵。


这种压力,来自心里。


陈德森和陈汉迪站在屋顶,看着陈一名,勉强保持着内心的平静。


尤其是陈德森,看着这熟悉的人,眼中却是充满了仇恨。


“陈一名……哦不,血河,把我儿子还给我。”


他厉声喝道,情绪激动。


陈一名呵呵一笑,道:“陈德森,你是不是觉得现在找到靠山,就能在我面前站起来了?”


他脸色一沉,厉声喝道:“狗奴才,我好心饶你一命,你竟然敢反噬主人。”


“如果不是看在这具身体的份上,我早斩了你们。”


“见到主人,还不快跪下,摇尾乞怜,你想死么?”


陈德森牙齿都几乎咬碎:“恶魔,你终于承认这是我儿陈汉林的身体了?”


血河哈哈大笑:“是又如何?”


“以前为了照顾你们的情绪,所以才没有挑明,能为我圣堂强者付出躯体,是你们的荣幸。”


“我们,也不是什么垃圾躯体都要的。”


“如果你们好好听话,当好奴才,自然能苟活下去。”


“但你们偏偏要自己揭开真相,那么就只能好好被圈养了。”


陈家村的人,都是气得大骂。


血淋淋的真相,太过于残酷。


已经没有退路了!


为了自己,为了子孙后代不再被奴役,不再被当成傀儡,他们必须拼死一战。


陈德森低声道:“任狂呢?怎么还没出现?”


陈汉迪苦笑道:“天神大人还在研究石碑,我已经派人去请了。”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迷雾逐渐散去。


小犬次郎已经不见踪影。


没人知道他去了何处。


拥有进出权限的他,多半已经离开陈家村。


任狂还在恢复中,没法追。


他也不放心让萧龙去追。


神官,掌管一国的重生组织势力,大都有一些保命手段。


这个小犬次郎看起来很平常,但正因为太平庸,反倒有些不正常。


任狂并不想冒险。


毕竟,重点还是在异界强者身上。


众人,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广场上,原本尸横遍野。


可此刻,竟然消失无踪。


甚至,连血迹都在逐渐淡化。


尸体,不见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哪些西方武者的尸体呢?还有鲜血,怎么都不见了?”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实在是眼前这一幕,太过匪夷所思。


难不成是小犬次郎的烟雾能融化尸体?


陈德森震惊的看着任狂。


或许,只有天神大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任狂看着远处的石碑,眼神微微一眯。


陈家村的人既然成为信徒,也是时候知道一些真相了。


他心中一动,通过信仰神珠,建立起一个神秘的意识力场空间。


在这里,他才是真正的神。


让这些信徒知道石碑的真相,更有助于加深他们的信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