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高H眈美大胸受小说)学长突然将遥控器开到最大

男人站在床边,轻轻地俯身贴耳在晗浅的小腹,隔着鼓鼓的肚皮,似乎能感受到小心脏那微弱的跳动。


“宝贝,爸爸来看你了……”晗浅说着,心里却莫名一酸。


这个男人,他是孩子的爸爸,却不是自己的老公。


他,只是个有钱的买家。


紧紧攥着衣角,晗浅终于问出心中的疑惑,“司少,您……为何不愿意结婚,娶个妻子?”非要找人……


司家少爷,司氏集团掌权人。年轻多金由有钱有颜,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


可他偏偏不结婚,却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延续自己的血脉。


男人听到她的话,脸上的温和一收,缓缓起身,站得笔直。


锐利的目光,冷冷地直逼向晗浅,仿若实质的疏离冷冽越来越沉。


晗浅的睫毛颤了颤,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不该问的就不能问。这句话,是她多嘴了。


就在她以为那个男人不会回答的时候,可他居然开口了:“花开结果,只要能结果,花开不开,有什么意义吗?”他说着,声音不平不淡,却恍若一击重锤,砸在她心上。


那夜的纠缠,温热的呼吸。


晗浅蓦地垂下眸子。


她往后缩了缩,不敢让他看到自己眼中深藏着的情绪。


其实,也不算是爱,怎么算爱呢?两个人不过是交易,不过是一年相处……


怎么能算爱呢。


她想着,直到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落在她额前。


“头发乱了,”他替她捋顺额前的发丝,心底被压下的情绪,砰然碎裂……


男人转身,离去。


他要孩子,她要钱。


不该再有什么奢望。


外头,传来华老的声音,他小心翼翼地向男人汇报道,“晗小姐三餐药膳均按时按量,胎教教授已完成今天的课程……”


“嗯。”男人淡淡的声音。


晗浅眸中划过一抹自嘲,是了,他不过是担心孩子,而她,只不过是个工具。


晗浅想着,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小腹处的痛楚让她忍不住出声。


“怎么回事?”男人进来,看向她的目光带着紧张。


“快,医生!”她听到他的声音。


然后很多穿着白衣的人匆匆过来,她感觉到自己被推走,听到那些人说的话,


二指……


十二指……


宫口一点点打开,一阵阵疼痛让她几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了。


她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


或许,死了比活着更容易。


哪个女人,甘愿自己成为生孩子的工具呢。


不。她不能死。


她想到那夜男人热烈的拥抱,她想,自己一定是疯了。


天花板已在她的世界里扭曲。


“出来了——”


“哇——”


一道微弱的哭声!


生了!


晗浅虚弱地撑起身,然后,就看到医生怪异的目光。


“孩子……我,看看……”


她说着,那医生却没理她。孩子被抱出去,晗浅眼睁睁地看着……外头,男人目光冷冷的看着医生怀里的孩子。


“怎么回事?”


“司少,这孩子……具体情况,需要检查才能知道。”


“还不去?”


“是!是!”


晗浅被推出来,看到站在外头的男人。


“孩子呢?我……我看看孩子!”虚弱地,晗浅乞求道。


男人站得笔直,没有上前,声音却传过来,“你的任务是生下孩子。其余一切,与你无关。”


晗浅心猛地一沉。


她看到了,其实医生抱着那个小家伙的时候,那一只黝黑的小手……她看到了……


可,怎么可能呢?


晗浅恍惚着被推进病房。


——


实验室。


司陌站得笔直,静静地候在巨大的仪器前,默默地等待着孩子的体检结果。


孩啼声回荡着整个实验室,哭得撕心裂肺。


终于,身穿防护服的老者呈上婴孩,报告道,


“孩子天生皮肤病;孩子右脑重量不足左脑的一半……”


“废物。”


司陌抿紧了唇。


他用了八个月,精心让人照顾了近八个月的胎儿,出生竟然是个天生残疾!


产房,晗浅被禁足在病床上,她望着天花板。


不知道今后该何去何从,按理,她应该离开。


可是,孩子……她想看一看。


外头传来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紧接着是吱呀的开门声。


晗浅勉强抬起头,门口站着的,是个陌生的、漂亮的女人。


看到她看过来,那女人勾唇开口,“知道我是谁么?”


晗浅摇头。


这么漂亮的女人,晗浅真没见过。


“真是可怜呐,司陌居然没告诉你我是谁吗?一个玩物,就你,也想凭借孩子飞上枝头变凤凰,”她上下打量着晗浅,眼眸中满是戏谑,“我叫许嫣,司陌的女人。”


我叫许嫣,司陌的女人。


一个玩物,就你,也想凭借孩子飞上枝头变凤凰。


晗浅只觉脖颈发凉,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她没有,她只想拿到一百万报酬,至于什么豪门,她从未希冀过,更不想与这位许嫣有任何交集。


可自己已经为司陌生下了孩子,她不自知的时候,已经成了许嫣与司陌之间的第三者。在许嫣之前为司陌生下孩子,已经惹怒了许嫣。


“你想看看你生了个什么怪胎么?”


许嫣走进了,看着她,她将手机屏幕翻转,送到晗浅面前。


直看到屏幕的那一瞬,晗浅背脊发凉,整个身子都僵直了,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尽管已经想过孩子可能有问题,但当她真正看到后,晗浅的浑身都在颤抖。


久久地,晗浅凝视着手机屏幕里的黑色婴孩。


婴孩的右脸明显比左脸小,整个脸呈现怪异的畸形。


晗浅的掌心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来来回回,良久,她才双眸上抬,警惕地盯着许嫣。


不可能……


怎么可能……这是假的……


“是你……”晗浅怀疑是许嫣动的手脚。可晗浅还未将心中的质疑问出,许嫣就迫不及待地承认了,


“小贱人,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下这么一个怪物吗?呵,这就是你抢我男人的后果。你觉得我会让你生下正常的孩子,你觉得……”许嫣微笑着,声音嘲讽,“司陌会要一个畸形儿?你的孩子,估计要被活埋了吧。”


活埋?


猛地,晗浅攥着自己颤抖的手指,“你就不怕我告诉司陌吗?”


“你认为他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许嫣自信地微笑着。


她说着,忽地,唇角一勾,猛地往身后摔去。


紧接着,房门“嘭”一声打开。


外头,男人冷冷地站着。看到跌倒在地许嫣,再看向床上的人,皱起眉。


许嫣眼角含泪,“陌,你是怎么找的人啊?我来看她,可她居然推我……还说,,自己生下了你的孩子,可以做司家的少夫人……”


司陌神情一冷,将地上的许嫣拉起来。


紧接着,他一步步向晗浅的病床走过来,冷厉的目光直逼晗浅。


“是么?”司陌的声音很冷。


“你觉得,你生下了我的孩子,就可以当司家少奶奶?凭着他,你就可以嫁入豪门?”


“不、我没有,是她,是她,是她害了我的孩子!是她!我的孩子……”晗浅浑身颤抖,目光死死看向许嫣。


“是么?”男人压低的嗓音充满磁性,说话间抬起晗浅的下巴。


深邃的眸子,仿若能洞悉一切,那夜如同魔障又缠绕上来,晗浅紧紧攥着掌心,和他对视。


是的,他会相信她,他一定会……


她想着,可紧接着,男人冷漠的声音如冰锥,击破了她所有的幻想,他说:“拿着钱,滚。”


声音不大,却牢牢将晗浅的身心震住。


他不信她。


或者,信与不信根本就不重要,他们之间从来就只是一场白纸黑字的交易。只是女人是日久生情的动物,晗浅不知不觉产生了不该有的情愫而已


司陌看着许嫣长大,自然相信许嫣的话,本就是一场白纸黑字的交易,可她居然想得到更多。


司陌想到这里,看向晗浅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他想,为了攀附豪门,这女人可真是让人厌恶。


“怎么?只不过是一场交易,孩子是怎样,你拿到钱,还需要关心吗?既然你从未谋求豪门,那还问那个孩子干什么。”司陌冷声道。


“我……”晗浅颤抖,咬牙:“我不要钱,我只要孩子。”


怀胎十月,孩子早已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她不忍看着孩子送死,可就像许嫣说的,司陌不会要一个畸形孩子,他一定会处理掉,不让他抹黑司家、司家不会要一个畸形儿,哪怕,他是孩子的父亲!


可她这话,听到司陌耳里,只觉得可笑。


怎么,最开始的那些钱看不上了?想要的更多?想用孩子拿到司家的财产?呵!


想到这儿,司陌的声音愈加冰冷:“他死了,你也不可能见到他。”


即使这个孩子是个丑陋的智障,即使是司家的一颗废子,可若流落在外,将来也可能被有心人利用,危及司家家产。


晗浅哪里舍得,可她能有什么办法?没有!


晗浅是被逼着在合同上按下最后的手印。


她苍白无力的手腕,怎拗得过司陌那有力的大手。


“合作愉快,”司陌嘲讽地看她,“钱,是世上最不值钱的存在。”


说罢,转身离去,许嫣跟在他身后一起离开。


在他俩身后纷纷扬扬落下的,是纷纷扬扬的纸币。


他是故意的,故意把钱洒得满地都是,故意羞辱她。


她窒息,她绝望。


机械地,晗浅拔去输液的针管,趔趄着下床。


一张张,晗浅跪在地上拾起凌乱散落的纸币,重新装进一旁的箱子。


……


一张张,晗浅的膝盖麻木了,就仿佛她的生命,麻木地活着。她想,她还有选择活着的权利,可是,她的亲生骨肉却只能等死。


不!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慌乱地,晗浅把剩下的几张钱抓进箱子,扶着床榻站起僵直的双腿。


提着箱子,晗浅踉踉跄跄地溜出司府病房。


此时,天色已是黄昏。


有人抱着孩子走出医院。


晗浅跌跌撞撞第跟上,那孩子……那人,是司家的,她见过!所以,他抱着的,就是自己的孩子。


晗浅跌跌撞撞地跟上去。


医院后面,是一片静谧的郊区小树林。


有护士说过,生下来的死婴会扔在这里然后有人带走……她当然不信,可……她死死盯着那个丢在地上的小被子。


被子里,是她的孩子。丑陋的,畸形的,却是……她的孩子!


喜极而泣。


这个孩子,以后就叫夜黑吧。


它的出生,就如这夜般黑暗。


第二天。


老城。贫民区。晗浅抱着小夜黑,蜷缩在只有6平米的小卧室里。天亮了,清晨的阳光透过破碎的玻璃,柔柔地打在晗浅脸上。


咚咚咚——


随着几声巨响,大门的灰尘受惊震落。紧接着,是粗犷的叫嚷,


“晗浅,老子知道你回来了!”


“再不开门,老子就把这门砸了!”


“……”


那群恶魔又来了。


扶着墙,晗浅趔趄着开门。


门外,弟弟晗小羽面容痛苦地扭曲着脸,他被俩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死死按住双肩。


春药毛笔玩弄折磨铃口摄政王做哭公主H


晗浅拿出箱子,祈求道,“一百万……我现在就还,只求你们放过我弟弟……”


西装男嗤笑一声,然后让人清点数量,丢下她弟弟,提着箱子走人。


晗浅去做这件事,就是为了得到这一百万,就是为了帮弟弟还清赌债。可赌债还清了,弟弟却一脸狠狠地看着她。


晗小羽愤恨地看着晗浅,不领情的冷声道,


“哼!别以为你帮我还赌债,我就会认你这个姐姐。”


“我娘说了,你就是垃圾桶里捡来的垃圾。”


晗浅的拳头松了又紧,认真道,“这是姐姐送你的十六岁生日礼物。十六岁,你该学会独立了。从今以后,你是死是活,我再也不管。”


晗小羽语结,摔门而去,头也不回。


晗浅与晗小羽,并无半分血缘关系,晗浅本可以不帮他还赌债。


可她欠晗小羽的,欠晗家的,如果没有晗家她早就冻死街头了。


娘说,晗浅是她在大街上捡来的弃婴。


娘说,那夜下了很大的雪,有小孩的哭声从外面传来,然后她捡到了被丢在墙脚、冻僵泛紫的她。


关于生母的线索,只有一张纸条,“我的孩子天生金瞳,村里道士说她是怪物。求好心人收留。”


歪歪扭扭的字迹,是生母留给晗浅的唯一念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