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事情许仙在直播的时候已经说过,他现在主要致力于象棋事业的推广,那么象很多大赛都已经不再参加,毕竟他拿的冠军已经够多了,昨天晚上(2019年11月21),许仙和金松在天天象棋对弈,赵玮直播讲解。网友问赵玮许仙是什么水平,赵玮说现在的许银川依然是顶尖的水平,职业棋手在比赛中如果能赢许仙一盘,得偷着乐三五天。如果是十年前,能偷着乐三五十天……

这个说法没有根据。到底什么叫草根,什么叫大雅之堂,哪有什么真正的标准可言。比如火锅,过去源自于穷苦人家的大杂烩,但现在重庆火锅、成都火锅火得一塌糊涂,广受欢迎,还能说是草根文化吗?

这是毫不夸张的评价。有实力自然有魅力,许仙强大的实力和辉煌的战绩在那儿摆着,给后辈棋手留下了一堵绝望,叹息之墙,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

象棋被人定义为草根文化,说到底是普通人下的多,街头巷尾都有人摆一盘棋就下,记得网上还流传一个两位老棋迷在大雨中下象棋的视频。但实际上,过去我也经常在寻常巷陌中看到人下围棋,就着一盏不明不暗的路灯,在灯底下杀得不亦乐乎,这是不是也可以说围棋其实亦为草根文化?

之所以在外界看来,象棋是草根文化,主要原因还是象棋比赛奖金不够高、不够多,吸引不了更多的年轻人参与。中国围棋在国际化之前,比赛奖金也非常低,记得当年新体育杯围棋赛冠军,冠军奖金只有几十元,而全国围棋个人赛、团体赛、段位赛都没有奖金。那个时代,下围棋的人也很少象棋棋谱,王老王汝南谈恋爱时,介绍人还以为下围棋的是个老头,问“怎么给介绍个老头?”

许仙年龄增长棋力下降了,那个杀遍江湖无所不能的许仙已经渐行渐远,但是在很多职业棋手心目中,他永远是人生的偶像。借用贺诗人一句名言:当他们诉说你现在的潦倒,我唯有抱以淡然,他们只是没见过你风华正茂的样子。有幸陪着你翻过一座座山峰,那是我私藏的幸福。

致敬,永远的许仙。

2019年全国象棋个人锦标赛依然没有许银川,许仙为什么已经连续5年不参加个人赛?为什么象棋被定义为草根文化,甚至认为它难登大雅之堂? 象棋棋谱(图1)

八十年代日本NEC公司赞助中日围棋擂台赛,将比赛奖金提高了一大截,虽然中国棋手只是获得比赛奖金的一小部分,但比起国内比赛,已是跨越式的。

1988年日本主办的富士通杯和中国台湾应昌期出资主办的应氏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相继问世后,彻底改变了围棋比赛奖金格局。当时的富士通杯冠军奖金1500万日元,应氏杯的冠军奖金更是高达40万美元,在那个年代,40万美元意味着什么呢?那可是一个连万元户都极其稀少的年代,以当时的汇率计算,应氏杯冠军奖金高达300多万人民币。而当时普通中国人的月薪仅有百余元。

其后韩国主办的东洋证券杯、三星杯、LG杯冠军奖金也不低,1996年三星杯创办时号称冠军奖金也值40万美元,只是随后爆发金融危机,韩元大幅贬值,含金量才降了不少。

世界棋战促动了国内棋战奖金的提高,90年代霸王战冠军奖金8万元,1998年创办的棋圣战冠军奖金高达30万元,现在的棋圣战冠军奖金更是达到80万元,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有一拨喜欢围棋、有实力的企业家,他们认可围棋的民族文化价值以及部分商业价值,愿意为围棋推广做贡献,他们也具备这个回报围棋、回报社会的能力。

象棋界需要做的就是将一批热爱象棋、有志推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企业家聚集起来,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鼓励他们赞助象棋比赛,提高象棋比赛奖金,参与的人多了,竞争强了,自然就高大上了,其实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