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桃子是什么意思 男朋友一天要好几次(图1)

他和慕晚瑜的婚约在即,如今绝对不适合闹出为了女人进警局的丑闻。


他郑重其事朝着战寒爵鞠了一躬。


“好,是我错了,对不起,小叔,可你也别忘了,你已经有未婚妻了,是宁家大小姐宁洋,而宁溪是被我睡烂了的破鞋,配不上您呢!”


说完,他带着那几名手骨被折断的保镖落荒而逃。


战寒爵眸中划过一抹杀意,侧眸看向阿澈:“明天我要看到战少晖躺医院的消息。”


阿澈了然领命。


战寒爵瞥了眼已经撑不住的宁溪,她此时好像没什么意识了,正靠在墙壁东倒西歪,眉心突突的跳了跳。


想了想,他还是上前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女孩身娇体软,跟没有骨头似的……


阿澈见状,连忙上前伸出了双手,打算将宁溪接过:“宁小姐好像喝了不少酒,要不还是我来吧……”


“不必。”战寒爵侧身避开了阿澈。


这让阿澈猛地瞠大双眸,满满的不可置信。


爵少抱了宁溪?


他不是只愿意接触宁洋么?


天上下红雨了?


顶楼早就被清空了,战寒爵抱着宁溪一路进了电梯,直接到达一楼。


身后阿澈朝着郭尧挤眉弄眼,满脸的狐疑。


郭尧压低了声线,像看傻子一样看了眼阿澈:“你刚才待在包间那么久,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味道?”阿澈想了想:“酒味?烟味?”


郭尧翻了一记白眼:“带点脑子。”


“是栀子花香的味道!”阿澈终于反应过来,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我说门锁怎么开了,原来宁小姐早就藏在包间里了,那她和爵少……”


“嘘,我可什么都没说过。”郭尧望了望天,一副他不知道的表情。


阿澈坏笑了声,赶紧跟上了战寒爵。


一楼,露天停车场。


宁溪靠在战寒爵的怀里,因为醉酒又被战少晖扇了两巴掌,此刻眼前早就一片恍惚,身体也很难受。


模糊间看到战寒爵那张和宝贝有六分相似的脸庞,口干舌燥,胃里又翻涌至极,嫩藕般的手臂突然搂着他的脖颈,强行固定着不许他乱动。


“宝贝,你怎么有两个脑袋了?”


她睁大迷离的眸,昏黄的路灯倾泻,那层酡红的小脸,即便映着两个巴掌印,也恍若散着莹润的光。


战寒爵在听到宝贝两个字时,呼吸瞬间收紧。


耳畔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红。


他凝眸死死瞪着怀里八爪鱼般抱着自己的女人,心生烦躁,可偏偏宁溪还不安分的扭了扭,原本遮住她双肩的西装也随之滑落。


战寒爵黑眸随意扫了眼……


眼底逐渐升腾炙热的风暴。


“谁是你的宝贝!”他嗔道,满脸愤怒。


宁溪实在是没意识了,眼前这张脸不就是她的宁宝贝么?


她咧嘴微微轻笑,生出几缕娇憨,偏又媚态十足,捧着他的下颌凑了过去:“可不就是你么?不许动,让我亲一口,一天不见,我好想你哇……”


吧唧!


一个唇印深深的落在战寒爵的下巴。


宁溪完全是毫无章法的亲,这让战寒爵额头浮现一群黑线,青筋鼓了鼓。


“别乱动,否则别怪我把你丢下来!”


……


战寒爵带着宁溪去对面的酒店,霸气地掏出一张银行卡,拍在前台冰冷的桌面上:“开房,一间。”


前台服务小妹听到声音,抬头望着战寒爵,露出痴迷的眼神。


天啦,好帅的男人。


气度更是不凡,比那些当红小鲜肉还要英俊。


战寒爵鲜少在公众面前露面,一露面就少不了要被当成幻想对象。


很明显,此刻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拧眉不悦,加重了语气,重申道:“我说开房。”


“好的,先生!”服务小妹猛地回过神来,露出自认为最得体温柔的微笑:“请问您是需要多少楼层的?我们今晚剩下的楼层包括14楼、17楼和23楼……”


“23楼。”


“好的,那请问你需要朝哪个方向的?我们有朝东还有朝南的……”


“朝南。”


战寒爵已经很不耐烦了。


可服务小妹春心暴动,这个声音也好好听,磁性悦耳,比那什么明星演唱会还要好听。


她挤出的微笑更加暧昧了点,故意将醉酒的宁溪忽略,朝着他挤了挤眼:“好的,请问先生您需不需要特殊服……”


“你再多说一句,我让你现在从这里离职。”


服务小妹:“……”幻灭了,这男人好冷。


……


出差被领导内谢的少妇厨房多肉短文1000字左右


战寒爵抱着宁溪到了23楼的总统套房时,她已经七荤八素,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细密纤长的睫毛不停地抖动着,在战寒爵将她抱去大床上休息时,她却突然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拎着战寒爵的领口,翻身将他摁在床上。


洁白素色的大床上,他黑色的西装显得愈发醒目。


她坐在他身上,长发凌乱披散在肩头,眉眼自带风情,食指轻挑起战寒爵的下颌:“你、你长得和我的宝贝好像啊!”


“……”战寒爵嗓音突然冷冽了好几度:“宁溪,下来!”


“我不!我的宝贝会唱歌会哄我,你也要唱歌,你也要哄我……”


宁溪一双灵动的眸子染上灰蒙蒙的雾气,却故意粗着嗓音命令道。


战寒爵周身萦绕着危险:“我最后说一次,宁溪,下来。”


“凶什么凶?不要以为你长得跟我的宝贝一样,我就会怕你?哼。”宁溪比他还要傲娇,嘟着嫣红的唇,含糊了也不知道呢喃了一句什么,然后就开始戳他的胸膛。


“为什么觉得好热,你热不热?唔,为什么你的胸肌硬邦邦的……”


她一边丢开外套,大口大口的呼吸,一边葱白似的指尖去戳他的胸口,只戳到满满的肌肉。


战寒爵额头的青筋一根接着一根全部爆起……


宁溪戳不动了,觉得很嫌弃,撇撇小嘴便要爬去床上的空处休息:“你一点都不如我家宝贝可爱……”


可她撩起了火,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跑掉?


战寒爵扼住她的手腕,将她拽了回来。


借着明亮的光,居高临下打量着她。


宁溪下意识地惊呼了句,迷茫的小脸红得能滴出血来,微微睁大乌黑的眼睛,樱色的唇一张一合……


两人挨得太近,让战寒爵瞬间联想到了四年前混乱的一夜。


四年前,他误喝了慕峥衍调制加了料的酒水,推杯换盏之间,体热难捱,偏偏慕峥衍还美名其曰替他告别禁x的前半生……


他怎么可能这么就范?


狠狠揍了慕峥衍一顿后,便去了楼上酒店休息,打算强行扛过。


哪知迷糊间有个女人闯了进来……


晦暗不明的房间内,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


那晚,他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女人的低声和令人迷醉的栀子花香。


从那以后,他就喜欢上了栀子花。


隔天醒来时,只剩下他一个人,床单上却停留着代表女孩纯洁的一抹鲜红,恰逢慕峥衍打来电话,打趣他昨晚如何扛过去的?


他这才意识到昨晚碰错了人。


他当即查看那晚的监控,想找出是谁溜进他的房间,却不料酒店监控意外升级,洗掉了七天内的所有带子。


他只好命令旗下香水研发部开发了一款520香水,520号房正是那晚他所住着的,全城广告轮播,希望找到那晚的女孩,他不是不负责的男人,他会补偿她。


终于,耗时两个月,宁洋找上了门。


她准确地说出了当晚所有情景。


事后,他查过酒店附近一些小店的监控,也的确看到宁洋那晚进了这间酒店。


一切如常,证明宁洋没有撒谎。


可他后来试过好几次,对着宁洋却没了兴致……


他以为可能有些情潮只适合存在于黑暗中。


没想到在这一刻,分明宁溪身上的味道和四年前那晚栀子花香不一样,甚至她都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了,他却生出一种错乱的念头。


她是那晚的女人!


这个认知,让他浑身的热血都在沸腾。


黑眸中逐渐衍生出愈发压抑不住的渴望,长指不受控地沿着她光滑肌肤游走。


当战寒爵薄唇贴上来的那一瞬……


“嗝——”


一个长长的酒嗝突然响了起来。


一切旖旎的气氛瞬间消散全无!


战寒爵死死瞪着睡得毫无形象的宁溪,突然很想把她丢到冰冷的浴缸里给她醒酒,顺便也给自己醒醒醉意,明明他没有喝酒,却反而醉了,而且醉得很离谱!


宁溪,你不过是个替战少晖那种男人生过孩子的女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