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后的感觉 一对一1肉 TXT全文章节目录(图1)

要不是想要得到乔泽麟这个信念一直在,她早就熬不住了。


地下室。


乔唯一羊水已破,整张床都湿了。


乔泽麟是研究人员,可不是医生,这些年为了乔唯一,偷偷学了医。


可如今他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是多么有限。


如果是剖宫产,她怕是很久都不能行动,那将是不利的,最近科研所越来越频繁到清水山居,他得防着。


如果是顺产,她这么昏迷着孩子会窒息,大人也会保不住!


顺产,比剖宫产对乔唯一更有利。


那么,她只能让她苏醒过来。


让她沉睡和苏醒的针剂,都对她有很大的损害,可比起活命,他每次都在走钢丝。


乔唯一以为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梦见了家乡,富饶辽阔,梦见了兄弟姐妹,他们说想她,梦见了父母,他们摸着她的脸,反复的看,“孩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妈妈心疼啊……”


她梦见很多人,独独没有梦过一个很重要的人,她不记得他是谁,但是那个影子在脑海里,很重要。


乔唯一抽着大口大口的气。


乔泽麟冷面无情的样子立在乔唯一的跟前,她吓了一跳,“你是谁?”


乔泽麟想过很多种让乔唯一醒来的样子,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忘了他。


难过这样的词在他的人生字典中已经太过轻松了。


有液体从眼睛的出口憋进心里,刺痛。


他呼出一口的那口气,是压抑已久的担忧。


也好。


他不用再给她脸色看,不用再吼她,她也不用再难过伤怀。


“我是你的医生,乔泽麟,你是我的病人,你叫乔唯一,我们正好一个姓,你现在要生孩子了,你听着我的指令,听话,会吗?”


乔唯一蹙眉时疑惑问:“生孩子?孩子的父亲呢?为什么没有陪我?”


“你跟我说,他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出了车祸,不会再出现,你什么也不管,只管把孩子生下来。”


“死了?”乔唯一觉得心尖上有丝毫异样,为什么听到孩子的父亲和别的女人结婚出车祸,她并没有很伤心?难道是伤够了心?”


肚子里的疼痛一阵阵的,她听从指令,张开腿,吞吐气息。


乔泽麟不知道生产孩子的过程自己应该做什么,就让地下室的人工智能播放顺产的视频。


他和乔唯一都跟着学。


一个学习当妇产科医生,一个学习如何做一名产妇。


那孩子栗色的发丝从产道里出来的时候,乔泽麟一颗心快要从胸腔里炸裂开了。


他担心的事情有太多。


就算做过无数次的心理建设,他还是希望这个孩子是健康的,别的什么也不求,只求健康。


并非怕照顾的日子难捱,他照顾乔唯一这么多年,早已习惯,实在不想看着孩子吃苦受罪。


孩子的啼哭声响嘹亮脆。


乔泽麟抱着孩子给乔唯一看的时候,眼眶发红,忍着热泪,“唯一,你看,是个男孩。”


男孩。


乔泽麟抱孩子的手打着颤。


乔唯一躺在手术台上,孩子就放在她的身边,可她耳边不停的有人重复着乔泽麟刚刚那一声“唯一”。


她疑心加重,这个医生跟她的关系,是否太过亲密了些?


为什么不叫她乔小姐?


乔唯一很听乔泽麟的话,他让她待在手术室,她就待在手术室。


手术室有手术台,有床,休息不成问题,环境也很好。


他每日会来打扫,清洁。


甚至整日整日在手术室里带孩子。


乔唯一很感激,“你这里是黑诊所,所以就我一个病人吗?我是不是没有给你钱,你怕我跑了?”


自从乔唯一生完孩子不记得乔泽麟之后,乔泽麟整天心情都很好,不管乔唯一说什么,他都是笑着回答。


“嗯,人在,总不能少了我的钱。”


“等我身体好转了,赚了钱就还你医疗费,可以吗?”


“也行。”乔泽麟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手里抱着儿子,摸着孩子的嘴角,“这小家伙,除了生下来的时候,就没有哭过。”


“可能知道自己没有爸爸,哭也没用,还不如自己坚强点吧。”乔唯一也不怎的,这句话说完,竟也悲从中来,落了泪。


乔泽麟装没听见,可抱住孩子的手微微一紧。


乔唯一抹了眼泪才发现自己矫情了,自己的男人是死是活,说给人家医生听做什么?


“乔医生,我很久都没有见过太阳了似的,我想带孩子去晒晒太阳,您看行吗?我不跑,我肯定不跑,您救过我的命,我不能赖您的钱。”


见乔泽麟有了故意不想理她这个提议的感觉,乔唯一下床,把儿子从乔泽麟的手里接过来。


她低头逗弄着怀中婴儿,“越看越好看,皮肤也好,眼睛也好看,可惜头发不够黑,像我,兴许晒晒太阳就黑了呢。”


说着,她抬头看着乔泽麟笑:“乔医生,我好像记得怀孕的时候看过一些书,说孩子晒晒太阳对补钙有好处,新生儿如果不见太阳,会容易缺钙的,孩子已经没有爸爸了,要是缺钙身体不好,不健康……”


乔唯一第一次走出地下室,过道并不长,可她觉得似曾相识的景象在脑海中重叠。


脚下渐渐的像灌了铅。


“怎么了?”乔泽麟问。


“没,没事。”乔唯一跟着乔泽麟走,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矫情鬼。


孩子一直都是乔泽麟抱,起初乔唯一觉得不妥,后来竟也习惯了,就像每日乔泽麟给她送饭送汤,她都觉得这样事情好像本该如此。


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就只是存在于称呼上了。


乔泽麟抱着孩子和乔唯一走出别墅。


乔唯一站在门口,她忘了已经多久没有见过太阳了,阳光照在她的栗色的长发上,有细弱的金光在闪烁。


“现在是几月份?”


乔泽麟道:“四月。”


她上一次到楼下的时候,还是去年六月。


“四月?”乔唯一叹息,“为什么我觉得恍如隔世啊?”


林妈跟在乔泽麟身边多年,这时候飞快的跟着,眼睛微微泛红:“先生,我来抱孩子,我带过孩子,有经验。”


花园里安上椅子,餐桌。


小蛋糕,小点心摆满了一桌子,玻璃壶里煮着水果茶。


乔唯一惊叹黑诊所的医生真是有钱。


用这么大的房子来开黑诊所,大概是爱好吧。


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亲爱的我就在外面蹭蹭不懂


二楼套房里,黑发扎着马尾的女人认真画画,目光是不是看向窗外的楼下,那里有好的风景。


孙晴晴一直都是平静的表情,不让系统察觉到她的喜怒。


有一个决心,她已经下了好几个月,如果自己一点都不肯牺牲和舍弃,那么将是什么也得不到。


那个女人才是乔泽麟心尖上的人。


孙晴晴站起身,走到茶几边,佯装要看电视,脱掉了外套,慵懒靠在客厅的沙发上。


手臂露在空气中,左臂上钢针插入的地方有蓝色微光,孙晴晴一吸气,快速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一刀扎进左臂。


一刀下去很深,碰到了骨头,系统很快得到指令,孙晴晴再一用力,扎刀的疼痛和钢针扩散的疼痛重合,她狠狠咬牙削掉了左臂上的肉!


鲜血狂涌!


孙晴晴趁着系统反应给乔泽麟的时候,马上拿出电话拨了110报警说自己在清水山居被绑架了。


挂了又将电话打给孙家,让他们立刻去找王队和科研所的人,清水山居有外星人!


乔泽麟冲上二楼时,孙晴晴已经瘫靠在了墙角,手臂上血流不止。


孙晴晴扯了个笑,“乔泽麟,你是我的丈夫,你背叛我,我就要那个女人去死!”


乔泽麟怎么都没料到,孙晴晴为了摆脱这种控制,竟然割掉了自己左臂上的肉。


他没怒,或许已经没什么事情能让他愤怒了,“当初,我说过,我不会和你在一起。但是你故意满世界散布我已经和你在一起的消息。”


“呵,你不想媒体关注你,所幸就答应了?”孙晴晴反问。


“那不然呢?以你的性格,会就此罢手?”


“当然不会。”孙晴晴面色惨白,嘴角笑容却诡异,“乔泽麟,我喜欢你,我这么漂亮优秀,多少男人喜欢我,你凭什么不喜欢我?”


“我就是不喜欢你,我本不想让你死,等唯一安全了,我就会放你离开,但你非要选择死,我也管不了你。”乔泽麟蹲在地上那团肉的面前。


鲜红的肉,似乎还有生命,还在跳动,肉里那枚很短的蓝色钢针依然散发着微淡的光。


乔泽麟拿出一颗吸扣,将钢针吸出,被针扎过的地方瞬间愈合,没有一丁点的痕迹。


孙晴晴惊惶尖叫:“乔泽麟!你在毁灭证据!你想警察来了找不到你控制我的证据,你你你!”


她以为那团肉在,乔泽麟怎么都不敢让那团肉消失,毕竟是证据,钢针拔出来也是有孔的,乔泽麟有十张嘴也说不清。


可那针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居然让已经不可能有再生能力的肉将针孔重新长好了?


乔泽麟拿着吸扣站了起来,虚空中出现影像投影的操作屏幕,修长的手指点按,删除了所有监控画面里的乔唯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