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象棋为中年职业危机提供解题思路

人们可以借鉴马的走法,小幅调整职业方向。马是以不寻常而非常精准的L型路径移动的,虽然缓慢,但可以到达任何地方。

但丁(Dante)在他的《神曲》(Divine Comedy)开头写道,他曾迷失在生命的中点; 他意识到自己被困在并非他所计划的安排之中,却不知道该从哪里或如何改善这种状况。

国际象棋与认知技能(一)

初学者下棋通常是随机的,结合个人喜好 (比如我喜欢走马,因为这是我的最爱) 掺杂冲动、情感、拟人与奇幻思维。

但相反,我们希望是通过视觉空间意识,演绎、归纳推理、决策和计算来走棋。

国象因其复杂,成为强大的教学工具。

1.国际象棋与视觉空间意识

而在我们这个封锁和经济中断的世界中,所有人都是如此——-但来自国际象棋的洞见却能为我们的前行提供不错的指引。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许多人在对自己的生活状况不满意时所采取的做法,这种做法或许可称为“牢骚者战术”。它让你停留在几乎完全不变的地方,并仅仅是对自己似乎无法避免的停滞不前而牢骚满腹。这种战术的追随者们很容易辨别,他们会对着自己的朋友喋喋不休,空谈自己终有一天会做些什么来改变他们的生活。

与之相反的另一个极端是中年危机策略(尽管不一定非要人到中年才能尝试)。在这种策略下,人们将谨小慎微抛诸脑后,竭尽所能跃入遥远的未知世界,期待降落在一个更美好的地方,即便他们还没来得及去学习在新领域取得成功所需的技能。

下棋需要培养的第一项技能就是视觉空间意识,即棋盘视野:能一眼看出每个棋子能做什么,无论是移动还是吃子。这项技能对棋手来说就像数学家了解乘法表。发展这种技能要有规律地下棋,并且看见(顾全)整张棋盘。

国际象棋为中年职业危机提供解题思路

在我们这个工作岗位不断消失、个人积蓄迅速枯竭的世界中,上述两种方法效果都不好,停滞不前和鲁莽行动都尤为危险。

在对生活或职业做出改变之前,我们可以借鉴国际象棋世界中的一种景象,思考更好的途径。在国际象棋棋盘上,马是以不寻常而非常精准的L型路径移动的:向同一个方向移动两格,然后直角拐弯再移动一格。而如果中途有任何棋子挡路,它都可以跳过去。

下棋中通过提问增长这项技能:这个局面有多少种将军方法?有多少子可以吃?你的后可以走到哪些格?这些格子中有多少是安全的?有多少种办法可以摆脱将军?你的马需要走几步到达e5?除此之外,还可以用一步胜习题来测试和加强。

2.国际象棋与模式识别

这表明,盲目跃入一个遥远的、全新的领域也许很诱人却很有可能会失败。你可能缺少可以让你启动的关系网,而即便你有,你也可能缺少能让你成功的技能。这一步跳得太远。

相反,一个适度的调整——基于你已有的条件,仅仅偏离直线一小步——更有可能带来不错的结果。在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之前的世界,这意味着一个银行家若是厌倦了他的旧职业,他不会放弃一切去面试一个主流戏剧公司的舞台角色,而是会试着去英国国家剧院(National Theatre)的财务部门工作,与此同时留意它有可能推出的相关培训项目。

模式识别本质上是棋盘视野的延伸。研究表明,高手将棋子视为“信息片段”。初学者在学棋中会看到这样的片段: 例如,四步杀、底线闷杀、典型残局局面。

国际象棋为中年职业危机提供解题思路

当这种局部跳跃依次运用数次后,它仍会将你远远推离之前的领域。然而——这是一种优势——没有任何一次跳跃让你跳到太远以至于无法使用之前任何一项已有技能。这一点在当下尤为重要:随着旧职业的消失,整个公司各部门都需要调整自己的目标。

这其中有些与硅谷著名的“旋转”(pivot)相吻合的地方,公司在向某个领域进军的过程中若陷入困境,绝不会作无用的抱怨,也不会疯狂豪赌一个全新的领域,而是会基于他们过去的优势,以“马式移动”的方式做出改变。

增强模式识别技能通过这样的提问:你之前见过这样的局面吗?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会帮助现在的你找到最佳方案吗?真正掌握了这项技能才算超越初级阶段。

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和他的同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利用了一种低带宽通信工具,该工具是为了在他们不怎么红火的播客公司内部使用而开发的,对其进行了一些修改便做成了Twitter。

由于我对国际象棋的了解仅仅是业余爱好者的水平,因此我通过Zoom采访了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也是《The Moves That Matter》一书的作者)乔纳森•罗森(Jonathan Rowson)象棋残局,以进一步阐明马的独特走法的可能含义。

一种见解有关紧迫性。马在棋盘上有一种奇特的自保方式,因为它附近有八个格子是别的棋子不能呆的(它自己可以攻击这八个格子)。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可以在原地无止境地等待。每一步都需要非常慎重,但又要快速决定。我们的工作或公司说不好什么时候会出问题。

3.国际象棋与记忆力

国际象棋为中年职业危机提供解题思路

另一个见解有关方向。马可以向侧前方移动,但也可以向侧后方移动。正如罗森指出,这种看似撤退的移动通常是前进时最有用的步骤。你想想是不是这样:一个薪水较低的“低阶”职位(只要是在合适的新领域)往往是前进的最佳方法。

然而最重要的是,马独特的移动方式使其成为了一个了不起的破坏者。它能越过看似滴水不漏的防御,落在意料之外的地方。

各种形式的记忆在下棋中起着重要作用。

当IBM超级计算机深蓝(Deep Blue)在1997年击败当时的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时,正是第8步马的牺牲为低阶的兵铺路,最终“打破防御并令卡斯帕罗夫在第19步时拱手认输”。

国际象棋为中年职业危机提供解题思路

这就是自古破坏所创造出的机会。白垩纪-第三纪那次令恐龙灭绝的小行星撞击并不能确保任何一种特定的哺乳动物能繁衍生息,但是它确实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新的空间,令特别适应这种环境的物种得以生存。

因为人生的改变令人生惧,上述事实值得铭记,尤其是在还有很多其他事情都不确定的当下。然而,从不寻常的方向落子可以提供有益的喘息空间,尤其是在家中工作时。新同事在知道我们是谁后放松了警惕;坚信新东西行不通的那些爱发牢骚的老“朋友”被远远抛在身后。

最终进入一个新领域——马的每一步最后都会落在相反颜色的棋格——也使我们有机会从崭新的角度运用我们的旧知识。这是一项核心优势,因为根据马的走法,你开始的地方并非完全错误。而仅仅只是不够。既然你没有将它完全抛在身后——这是一个飞跃,却并不太远——你以前知道的所有东西也并没有都被完全舍弃。你的技能便突然成为独一无二的。

这就是为什么马如此安静、古怪而又倍受喜爱的原因。理论上讲,许多棋子都可以驰骋棋盘,但它们往往没有这种机会。

初学者必须先学会棋子走法,还有规则。然后学一些基本操作,比如王后杀单王。再更一点高水平,参加比赛的孩子还需要学开局: 从起始局面,一套又一套的走法。还要学与兵型结构相关的中局策略以及残局技巧。

罗森曾经问过同样是特级大师的保罗•莫特瓦尼(Paul Motwani):“如果你是一枚国际象棋棋子,你会当哪个?” 莫特瓦尼回答:“我愿意当马,因为它可以到达任何地方,尽管速度很慢。

强大的视觉记忆对下棋来说是非常有益的属性。发展这项技能的办法是:演示简短对局,一边走棋一边解释原因,然后让学生第二天重复对局来测试是否已转移至长期记忆,再逐渐增加对局长度。有些孩子喜欢下盲棋,也是一种有效的办法。

4.国际象棋与一般化

教学中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孩子很难辨识从一般到具体,从具体到一般。

你可以教他们通用原则,比如 “不要过早出后”,这是极好的建议。但也有例外,提早出后不仅是好事,而且是必要的。当老师建议在特定局面早出后,孩子很容易只关注通用原则而不考虑例外。

5.国际象棋与决策

国际象棋是决策的艺术。一般来说,小孩子没有太多机会做决定。作为家长和老师经常会告诉孩子该怎么做,并用赏罚让孩子做他们想做的事。

做决策分两部分:

1.思考你的选择;

2.确定每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

简单的策略游戏提供的选择较少。但一个复杂的国际象棋局面会有40个以上的选择。虽然电脑可以计算到每一个,但人类通常只能深度考虑三到四种走法。关键在于选择那个正确的然后进行分析。

想成为优秀棋手,必须拓展视野的广度和深度,而这需要多年的练习,包括下棋和解题。

下棋时适当的提问可以训练决策能力。比如: 你考虑过其他走法吗? 你认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也可以通过回答多项选择题来练习这项技能。

给孩子多一些机会,让他们在生活中做出自己的决定。问他们: “你有什么选项?”,“你认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的选择会影响到谁?”

6.国际象棋与差异化

做决定时,我们必须区分这些选择之间的差异。这对孩子来说是困难的,如果你提问为什么走这步而不是那步,孩子通常会给出一个都适用的理由。

例如,白王在e2,黑兵e3,黑王在d4,轮到白棋走。无论他们走哪步,当问起原因时,他们很可能说,走这步,以便黑兵走到e2时能够吃掉它。当然,所有的四种走法都适用,因此表明缺乏差异化的技能。(事实上,正确答案是应该走到e1: 只有这步才能和棋,其他选择都是输)。

原因是,孩子在选择时,很难一次考虑多个准则。另一个原因是“心智理论”问题: 只考虑你希望对手走的那步,而不是考虑他最好的那步。这种技能可以通过在下棋中不断提问和解决多项选择题来磨练。

7.国际象棋与优先级

优先级是按照重要性和紧迫性排列顺序。

教棋时,我们会给出很多信息:棋子的分值,常用的建议,例如“不要过早出后” 或 “叠兵很弱, 你要避免”。我们经常给出很多信息却没有给出这些信息的相对重要性。

所以经常: 你的象吃了他的马,他唯一能吃回的是兵,但吃完会形成叠兵,所以就拒绝吃回,就是因为被告知要避免叠兵。这是对强制棋优先概念的基本误解。

我们需要解释相对价值,孩子才能够合理地安排优先次序。

棋盘是个很大的地方,有时同时发生很多事,要面临优先级问题。

孩子在处理多个准则时,是有难度的,所以经常看到不重要的,而忽略了重要的。除此之外,当遇到事情时,他们往往会停下来直接做出反应,而不是环顾四周,看看还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可以胜任一盘对局,只要局面保持简单,但在复杂局面中会陷入挣扎。

8. 国际象棋与演绎推理

什么是演绎推理,例子:

任何三角形只能是锐角三角形、直角三角形和钝角三角形。—— 大前提

这个三角形既不是锐角三角形,也不是钝角三角形。—— 小前提

所以,它是一个直角三角形。—— 结论

如果你想教演绎推理,可能会使用数独而不是下棋,但国际象棋(优先级)的基本逻辑有助于演绎推理。如果你走了一步棋威胁吃子,我,按照强制棋优先的逻辑,必须做些什么。

然而,孩子常常会给出不合逻辑的答案。如果你问他们喜欢下白棋还是黑棋,他们常选择黑棋,并解释说这样可以模仿你,直到你白棋犯错,然后利用这个错误。这有一定的逻辑,但他没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即您不能复制将军,有时也不能复制捉子,很多时候复制捉子是不明智的。比如:1.e4 e5 2.Qh5 Qh4。

9.国际象棋与归纳推理

归纳推理是从具体中得出一般结论。

老师会向学生演示强手下的对局,期望他们从中得出结论,提高棋艺。大一点的孩子可以用这种方法,但总的来说,小孩子不能,由于对局的复杂,孩子需要具体的建议来提高水平。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的教。

有时会遇到这种情况:给孩子看一个局面,是通过弃子获胜的。在后来的对弈中孩子遇到相似局面就开始弃子,而不去计算在这个相似而不相同的局面弃子是否真正有效。战术训练对于提高是必要的,但是需要注意不要过分依赖归纳推理和模式识别作为捷径。

未完待续...

国际象棋与认知技能(一)

From Teach chess to kids

Photo by Totory_ske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