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好舒服……”


这种猛烈的冲击让韩依依一个哆嗦,异性的触碰让她大脑一片空白,一个哆嗦后就感觉自己飞上了云端。


“依依,你没摔痛吧?”


老罗说着故意挺了挺身子,这强有力的动作让韩依依直接瘫软下来,跟没了骨头一样趴在老罗身上,有气无力般发出一缕曼妙的哼声。


不过很快韩依依就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趴在男友表叔的身上,而且还和表叔亲密接触,这……这也太羞耻了。

 文学


用力屏蔽了老罗带给她的感觉,韩依依急忙站了起来,可她不敢正视老罗双眼,只能用梳理头发来缓解尴尬。


“表叔,刚才……没压到你吧……”


韩依依瓮声瓮气,目光不自然的朝老罗下身看了一眼,裤子撑起的弧度看得她身体炙热,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压到,依依,针线还没取下来呢,我帮你拿下来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回房间剪断就好了……表叔,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韩依依不敢继续停留,满脑子都是刚才老罗带来的奇妙感觉,生怕自己把持不住和老罗发生什么对不起男友的事情,说完后就匆忙走了出去。


老罗没有追出去,贪婪嗅了口房间弥漫的女人清香,一脸享受的躺在床上打开手机,见韩依依并没有直播,失望的闭上眼睛,幻想着韩依依坐在自己身上扭动娇躯。


迷迷糊糊之际,隔壁房间的低声絮语将老罗从美梦中吵醒,隐隐还可以听到表侄马强的声音。


“马强什么时候来的?难道他们在房间……”


老罗瞬间苏醒过来,蹑手蹑脚走出房间,轻轻推开隔壁房门,顺着缝隙这么一看,双眼顿时就放出精光。


朦胧灯光下,马强正躺在床上对韩依依上下其手的摸着。


韩依依紧绷的娇躯轻微扭动,精致的面颊满是潮红,躺在马强怀中不断发出各种娇柔的喃呢声。


“老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就给我吧。”马强说着。


韩依依连连摇头:“不要,我想把珍贵的第一次留给我们新婚之夜……你要是难受,我用手吧……”


这番话让偷窥的老罗直接就把持不住了,怪不得韩依依那么敏感,敢情还是个雏儿。


不等老罗想完,马强呼吸顿时急促起来:“老婆,好舒服……”


老罗一看瞬间就炸了,自己这表侄竟然这么废物,才碰了一下就缴械了,简直就不是个男人,老罗恨不得现在就替马强把韩依依给征服了。


“嘻嘻,快点睡吧,你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去呢。”


韩依依咯咯一笑,用纸巾擦干净身子,未经人事的她并没有意识到马强是个快枪手,而是天真无邪的在马强脸上亲了一口就关了小夜灯。


“哎,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如果是我,一定会让她知道身为女人是多么快乐。”


老罗唉声叹气,躺在床上越想越不舒服。


联想到韩依依直播时都穿着那套淡蓝色连衣裙,老罗急忙拿出手机,点开了韩依依直播间的私聊窗口……

第二天等马强离开老罗这才起床开门,坐在缝纫机前,他时不时朝楼梯口瞄上一眼。


昨晚他以‘器大活好’的名义给韩依依发了信息,如果可以穿上手工制作的里衣裤直播,就给她打赏一千块钱。


这一千块钱虽然不是很多,但对刚刚做直播的韩依依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诱惑。


就在老罗幻想着自己跟韩依依大战时,一缕脚步声在楼梯口响起,他急忙装作专心的做起了衣服。


韩依依穿着睡衣来到楼下,她并不知道‘器大活好’是谁,只知道这是一个有钱的粉丝。


保守的她虽然觉得穿里衣裤直播有些难为情,可这一千块钱对她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如果换上几套衣服,搞不好还会有更多的打赏过来。


但是手工制作里衣自己根本就不会,也只有求助老罗,可是一想到昨晚自己坐在老罗身上,韩依依就不自然的羞红了脸颊。


老罗时不时瞄向韩依依,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让这么一个性格腼腆的姑娘主动开口肯定有些难以启齿,就停下了活计扭头好奇问:“依依,怎么?是不是有事儿?”


“表叔……这个……那个……”韩依依急的直跺脚,但让老罗帮自己制作里衣又说不出口。


见韩依依如此娇羞,老罗无比兴奋,可还是一本正经问:“什么这个那个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表叔,我想……请你帮我做一套里衣……”韩依依牟足了劲儿说了出来,到了后面声音却越来越小。


老罗假装诧异:“做里衣?依依,表叔虽然也做过里衣裤,可给你做有些不大合适吧?”


“怎么了?有什么不合适的?”韩依依俏脸通红,连老罗看都不敢看一眼。


“做里衣可是需要你精确的三围尺寸,如果给别人做还没事儿,你毕竟是我表侄女朋友,我怕会乱了分寸。”老罗说的一本正经,可心里面已经乐开了花。


韩依依毕竟单纯,也没有多想就说:“表叔,不就是做里衣吗?怎么会乱了分寸呢?”


“依依,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表叔就不推辞了,我们先上楼吧。”韩依依的天真无邪让老罗不禁生出了一丝罪恶感,也正是她的天真无邪,更是让老罗欲罢不能。


虽然搞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去楼上,可韩依依还是鬼使神差般率先走了上去。


看着眼前睡裙下那两条雪白玉腿,老罗恨不得现在就在大腿上摸一下。


进入房间,老罗拿着卷尺故作镇定说:“依依,你先把衣服脱了吧。”


“还要脱衣服?”韩依依吓了一跳,昨晚虽然发生了那种事情,可毕竟是无意的,现在他们俩单独呆在房间,让自己在男友表叔面前脱衣服,还是有些放不开。


老罗正经说:“制作里衣裤必须要你精准的三围尺寸,不然太大或者太小,都会影响身形的。”


“那表叔,我就脱了,你帮我测量一下吧……”


韩依依深吸一口气,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为了那一千块钱的打赏,她已经做好为艺术献身的准备了,而且老罗都可以当自己父亲了,应该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


用这个借口说服自己,韩依依鼓起勇气将睡裙缓缓脱了下来,又羞涩的解开里衣扔在了床上。


当韩依依拘束的站在老罗面前时,浑圆雪白的柔软看得老罗直想扑上去,尝尝那美妙的滋味儿……

虽然他昨晚也看到了韩依依的身体,但光线太昏暗,根本就没办法欣赏。


现在大白天,光线明亮,韩依依前凸后翘的身体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香味儿肆意弥漫,刺激的老罗觉得快要炸开了。


“表叔,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韩依依被老罗看得浑身发烫,娇吟问道。


“依依,我这就帮你测量。”


老罗搓着滚烫的老脸,舔着发干的嘴唇就走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